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法律论文 > 刑法 > 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研究

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研究

时间:2017-03-09 22:20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研究
                                                               李梅
 
 
    [摘要]刑事审判监督程序是为了纠正已经生效的错误裁判而进行的一项特殊救济审判程序。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在申诉制度、再审的主体、再审的理由以及再审的效力等方面存在许多问题,因此完善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本文从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存在问题入手,分析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现实意义,最后提出完善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的若干建议。
    [关键词]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申诉制度、再审主体、再审理由、再审效力

一、引言

    审判监督程序,是指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对于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在认定事实或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依法提出并进行重新审理的程序,在司法实践中,刑事诉讼中的审判监督程序又称刑事再审程序,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理的案件称作刑事再审案件[1]。一般来说,法院的判决具有法律强制力,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判决生效后当事人不可以就该案再提起诉讼,这也是为了维护法律权威性。可是如果判决所确定的结果或者适用的法律在有问题的情况下,如果不加以更正就会违背刑事诉讼的目的。因此“尊重判决、维护法律的权威”与“实现公正”之间肯定会有一些冲突。但是追求正义是法的最终目标,为了及时更正错误问题,所以有必要设立审判监督程序。
    目前我国现行的刑事审判监督程序为纠正冤假错案提供了途径,在实践中也确实纠正了不少冤假错案,但是随着司法制度的深入改革与发展,也暴露出许多问题。目前,我国的审判监督程序的不完善,实践中出现了不断申诉,重复申诉,缠诉申诉的现象,致使法院的判决迟迟不能得到终局定性。这样一来,也削弱了法院判决的权威性。正如美国法报在批评中国的司法判决缺乏终局性时精辟地指出过:"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司法制度的最重要宗旨之一是解决矛盾。如果一个解决方案没有时间限制,可反复申诉,这将违背刑事诉讼的目的。如败诉方相信他们能够在另一个地方或另一级法院再次提起诉讼,他们就永远都不会尊重法院的判决,并顽固地拒绝执行对其不利的判决。无休止的诉讼体现出法院判决不能让公众信服,从而严重削弱了法院的办事效率。”
所以,我们司法改革的一大难题就是如何使我国的刑事审判监督程序更合理、更公正,在面对刑事审判时该如何运用更为合理公正的法律程序来帮助需要走法律渠道的公民。
二、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存在的问题
(一)当事人申诉没能取得良好申诉结果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41条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可以向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但是不能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刑事诉讼法对当事人的申诉权规定的过于原则、简单,其到底是一种诉权还是一种民主权利,刑法界仍有不同争论。依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当事人进行申诉并不可以直接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最终经过法院、检察院审查,之后才能决定是否启动该程序。长期以来,当事人的申诉权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仅仅像是一般的群众信访,并不能一定会启动审判监督程序。而且法院、检察院在对申诉意见和有关的生效裁判进行审查的时候,一般不采用诉讼的形式,而且也不会让申诉人参加是否需要启动再审程序的讨论。在这个非公开的行政复议活动中,法院、检察院自己决定是否启动或不启动再审程序。审判监督程序的启动权都掌控在法院和检察院手中。这样以来,当事人的申诉愿望经常被搁在一旁,申诉权简直就如同虚设一般,不会达到申诉预期的结果。而且我国法律也没有对法院、检察院的管辖进行详细的分工,没有明确他们相应的职责,这样肯定会存在两者互相推诿的现象,出现无处投诉、不停申诉的现象。这不仅不能维护申诉者的权利,还会造成资源的浪费。
另外,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41条的规定,当事人及其近亲属,对已经发生了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既能向人民法院也能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但是对申诉的时间期限、申诉的次数、申诉的管辖等问题并没有规定。从表面来看,这样有利于行使申诉权,但也会出现申诉机关之间相互推诿的现象,反而不利于申诉人申诉,同时也会出现申诉人同时向多个机关申诉的现象,从而造成重复申诉,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司法机关的办事效率。针对这种情况,最高人民法院对管辖权的问题提出了司法解释,受理、审查申诉通常是由做出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法院进行,上级法院可根据实际情况,或交给原审法院审查,或自己直接受理。法院审查之后认为符合刑事诉讼法第204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应当由院长提请审判委员会决定是否重新审理。法院认为原判决正确的,应当对申诉人进行说服、教育,让其明白。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的有关司法解释,申诉人还可以向不服原生效判决法院的同级检察机关提起申诉。这些规定能解决司法实践中出现的问题,但有超越权限修改法律的嫌疑[3]。有关“受理、审查申诉一般由做出发生效力的判决、裁定的法院进行”的司法解释存在弊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司法解释,如果申诉的理由不充分,法院可以驳回申诉。由此可以看出,审判监督程序的启动权还是掌握在法院、检察院手中,申诉人不能直接启动再审程序。从中国再审的实际情况来看,“不少法院面对原审被告人、被害人的长期申诉,一直无动于衷,拒不开启刑事审判监督程序”[4]。我国没有对申诉制度进行具体的规定,再加上有些人“官本位”的观念在作怪,使当事人的申诉权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
    (二)再审程序繁琐不利于维护法律的严肃性
 刑事诉讼法第243条规定:“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在认定事实上或者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必须提交审判委员会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接受抗诉的人民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重新审理,对于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5]
    审判监督程序的启动意味着原审人民法院做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或者裁定存在错误,需要受到重新审查,再审一旦推翻原判,原审人民法院和主审法官一般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而现行刑事诉讼法规定,再审可以由原审法院审理。俗话说:医不自治。医生尚且无法诊断自己的病情,而病人自当更是无法自我诊治,而让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已经由他们作出裁判的案件,无异于让病人自己充当自己的医生,怎么能达到治疗的效果呢?尤其是一些案件的判决是在审判人员贪污受贿、枉法裁判的情况下作出的,原审法院再审只会流于形式。同时,再审虽然必须另行组成合议庭,但是同是一个法院的法官,而且有时原审判决是经过审判委员会作出,司法实践中,再审法官难免要顾忌原审法官和审判委员会,纠正原审错误就会变得很困难。而且,经过二审后的案件,再审时可以发回一审法院重新审理,这就会导致下级法院通过再审改变上级法院的判决,不仅不利于维护法律的严肃性,而且还为地方保护主义的盛行提供了条件。另外,由原审法院受理申诉,实践中也有不妥,因为一般的申诉对被告人比较有利,法院碍于检察院的面子,一般都不愿意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从而就造成申诉人到处上访,变成“申诉专业户”。为此,外国许多法院对于审判监督程序的启动都由较高审级的法院来决定,不允许原审人民法院对再审案件进行重新审理。这是因为,原审人民法院与本案有着不同程度的利害关系,允许由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势必会对案件的公正裁判造成消极影响,从而使对错误的生效裁判加以纠正面临困难。
   (三)再审缺乏现实意义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43条规定,提起审判监督程序是因为发现己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在认定事实或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我们看出,“确有错误”明显带有浓厚的主观色彩,明显缺乏可操作性,立法模糊会导致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在实践中会出现很多问题。
首先,这致使审判监督程序启动的随机性和任意性变得相当大。法院、检察院只需要自己认为原审判决、裁定“确有错误”就可以启动审判监督程序。而且,这既可以是事实认定上的错误,也可以是法律适用、证据收集方面的错误,也不用考虑对被告人是否有利。因此,法院、检察院在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时没有严格适用法律规则,这会让权力者随意行使权力。
其次,每个人对同一事物的看法绝然不同,司法人员也是如此,在同一案件具体操作过程中的意见、看法不可能完全相同,从而不利执法的一致性。究竟到底什么是“确有错误”,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观点。所以国家必须制定统一的标准,改变这种模糊不清的说法,使司法人员能顺利、准确地执法,以维护司法的权威。
    再次,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提起理由过于广泛、笼统,这可能会导致法院、检察院的司法人员在行使职权的过程中出现 “暗箱操作”的现象。因为权力没有制约可能会导致腐败现象。法院、检察院直接决定了是否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少数缺乏职业素养的司法人员可能会为了贪图蝇头小利而借这个机会徇私舞弊,拒不或错误启动审判监督程序。这势必会侵犯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会损害司法机关的公信力。
最后,“确有错误”是再审的启动理由。重新审理可能只是走了一个过场,不能有效地发挥庭审的功能。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当事人不满重新审理的结果,从而再次申诉或者上访,这势必会浪费国家资源。
   (四)再审程序存在不科学不经济现象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45条规定,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理的案件,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如果是第一审案件应当按照一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如果原来是二审案件,或者是上级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依照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从这当中可以看出,我国现行再审的效力是根据再审案件在普通程序中的审级来确定的。如果原审案件是一审案件,那么经过再审后是否发生法律效力,则由检察院是否抗诉或当事人是否上诉来决定。如果原审案件是二审案件,那么经过再审后则发生法律效力。这种区分表面上看似比较合情合理,但仔细推敲一下,就会发现这种规定不合理。当一审案件做出判决、裁定后,对当事人、检察院已经放弃的上诉、抗诉,在再审中又给予特殊的救济,除了要投入大量的资源,还会让他人觉得法院的做法不合理。刑事再审程序是一种特殊的审判程序,它虽然是以普通程序为基础,但和普通程序不同。它审理的对象是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不管是一审还是二审,其效力都是一样的。因此,再审适用的程序和效力也应当是一样的。

三、完善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意义

    法的价值是一个多元多维的庞大体系。不同法的价值准则和法的价值观念,各自内部和相互之间的矛盾,就是法的价值冲突。从法的价值的准则来看,法的价值冲突表现为自由与平等的冲突,自由与秩序的冲突,秩序与正义的冲突,平等与正义的冲突,秩序与人权的冲突,秩序与理性的冲突等。审判监督程序作为对确有错误的法院的生效裁判重新审判的特别救济程序,作为两审终审原则的例外,审判监督程序并不是刑事诉讼的必经程序,提起审判监督程序的条件亦非常严格。审判监督程序集中体现了刑事诉讼中各种价值、理念的冲突与交融,是各种价值权衡、妥协的产物。设立审判监督程序的目的就是为了纠正法院做出的错误裁判,从而维护法律尊严、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使法院的裁判重获当事人及社会的尊重,最终实现公平、正义。所以,对审判监督程序存在的问题加以完善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价值。
   (一)有利于节省司法资源、提高办案的效率
    在和谐社会的体制下,提高审判效率是司法实践中的一个重要目标。完善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如提高再审程序审理法院的级别,合理界定启动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理由,限制再审次数等等,都有助于缓解案件积压,有效的提高诉讼效率,节约诉讼成本。
   (二)有利于保障人权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公民的个人权利意识渐渐觉醒,诉讼观念也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人们不仅仅关心结果,更关心过程。程序正义的理念正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同。刑事诉讼除追求事实真相外,还应兼顾程序的公正。完善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有助于在办理刑事案件的过程中更好地做到司法公正,实现社会公平、正义,保障公民的人权,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三)有利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党中央对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要求是:民主法制,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就要妥善解决社会纠纷,化解社会矛盾,稳定社会秩序;目前我国刑事再审程序主要存在“申诉多、申诉难,存在缠诉、反复申诉现象,各级司法部门特别是中央部门接待任务重,这不仅困扰司法机关,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社会安定,成为社会问题之一”。完善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使其在追求实体公正和维护判决稳定方面进行协调,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这对于促进刑事诉讼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实现和维护社会安定,提高法律实施水平,健全与完善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四、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完善

   (一)应当完善当事人申诉程序
完善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应该把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诉的规定改为当事人申请再审程序。对当事人提起的符合法定再审条件的,法院应当立案审理。这也就是说再审应该把当事人的申诉纳入到诉讼程序中,当事人的申诉只要符合条件就一定会引起再审。由此,只要当事人依照法律程序提出再审的申请,核实再审内容时需要严格的审查。法院、检察院受理或驳回当事人的申请要严格依照法律规定进行,因此不会出现各个司法机关互相推诿、不愿办事的情形。当事人作为诉讼主体应保护其合法权益,因为案件审结后,法院和检察院不一定了解新的事实及证据,但是事关当事人自身利益,当事人必然会十分注度,因此赋予当事人提起再审程序主体的法律地位确有必要。而只许当事人申诉,这对其权利的保护是明显不够的。
    同时,我国还应该借鉴国外的立法,向国外学习,对当事人申请再审的实效、次数以及先后顺序做出明确、具体的规定。让当事人和司法机关工作人员都有法可依,引导公民正确行使自己的刑事申诉权,防止出现当事人反复、不停地申诉的情况,不利于工作的有效开展。具体建议是: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可以行使申诉权的时候,由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行使,只有在他们不能行使申诉权的时候才可以由其他近亲属行使。而且他们的申诉权时效为两年,即再审只能在生效判决后的两年内提出。而对于再审的次数,只能一次,即由原审人民法院的上级法院的一次审理为限,而特殊情况经过批准,可以经过两次再审。

 

    基于原审法院审理再审案件的种种弊端,笔者认为,如果在审判监督程序中,由作出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的法院的上一级法院受理案件,可以克服上述种种不足。提高一个审级,法官的业务水平也必定相应提高,而且可以克服原审法院先入为主的思想,更容易发现原审事实认定或者法律适用方面的错误,从而改正错误,让当事人较容易产生信赖心理,接受再审的结果,而且也有利于监督下级法院的审判工作,及时纠正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等违法行为,赋予再审判决较高的权威性,利于当事人尊重、接受再审判决,从而减少一些因当事人对原审法院再审判决不信任而引起的反复申诉,并且基层法院可以集中有限的人力、物力搞好一审案件。另外,世界上多数国家的再审案件也是有较高级别的法院受理。也许有人会担心由终审法院的上级法院来受理再审案件会增加这些法院的工作量,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我们对再审的条件已作出严格限制,再审程序合理化,实践中申请再审的案件会大大减少,而且由于这种制度的优越性,案件的质量会明显提高,判决易于被当事人接受,也会减少再审的数量。
   (三)再审必须要走具有实际意义的路线
我国刑事诉讼法对提起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理由规定地不够细致清楚,显得广泛而模糊。过于模糊的理由也造成实际操作中的诸多困难。因此,非常需要对提起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理由重新作出更加明确、具体的规定。
    首先,不论是否对被告有利,对于在原审判决、裁定的操作过程中出现虚假证据以及裁判者有贪赃枉法、徇私舞弊等职务上的违法行为,都可以提起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就是原判决作为证据的物证、书证,有确切证据证明其变造或伪造的;原判决作为证据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口供,有确切证据证明其虚假的;原审法官、陪审员有枉法裁判或其他职务上的违法行为等。这些情况是在原审判决、裁定的运作过程中发生,表明原审的结果有失公平、正义。所以,应当提起刑事审判监督程序改正错误,以维护司法的公正与权威。但是,对于提起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期限也要作严格的规定。
    其次,在出现有新发现的事实或新证据可以推翻已生效原判决、裁定的情况时,除非被告自己作有罪供述,应当只能允许提起对被告有利的再审。因为,在此种情形之下,原审判决、裁定的过程中并没有出现问题,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因此,判决、裁定的结果在原审的条件下是没有任何错误。即使判决、裁定之后发现新的事实或证据足以推翻原审判决、裁定,也不能随意启动刑事审判监督程序。
按照上述将我国提起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理由进行重新规定,使得提起事由更加清楚、细化,实际的可操作性变得很强,有利于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启动的制度化、科学化、规范化。另外,这样确定提起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理由符合正当程序的要求,有利于保障被告的人权。
   (四)实行一审制利于司法工作展开
    再审程序是不同于普通程序的一种特殊救济程序, 对原审已发生法律效力判决、裁定案件的重新审理不能因其是一审或二审而进行区别对待,这不符合公平、正义的原则。所以我国应根据再审程序的特点实行一审制。就是再审案件只需经过一级审判就发生法律效力。实行一审制有利于减轻司法机关工作人员的压力, 有利于提高诉讼效率,实现刑事判决、裁定的稳定。
    综上所述,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设计是一项复杂的系统性工程,要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刑事审判监督程序制度,有效地协调诉讼公正和诉讼效率之间的冲突,使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构建充分地体现刑事诉讼对公正和效率的追求。而且要协调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两方面的内容,努力协调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之间的关系,寻求诉讼公正和诉讼效率的最佳结合。
 

注释:

    [1]陆红,《关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审判前程序的若干法律问题研究》,《南京晓庄学院学报》, 2005年2月,总第234期,第12页
 [2]陈光中,郑未媚,《论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之改革》,中国法学,2005年2月,第8页
 [3]宫鸣,黄永维,聂洪勇,仇晓敏,《关于审理人民检察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出的刑事抗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理解与适用,人民司法,2011年2月 第23页
[4]宋振策,《刑事裁判的既判力研究——兼论我国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改革》,研究生法学,2014年2月 第325期,A2版
 [5]董伟威,《对当前刑事审判监督程序中若干问题的思考》,法学评论,1998年5月 第5期 总第108期,A1版
 

参考文献:

[1]陈卫东,《论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提起方式》,法学论坛,2003年1月修订 第二版
[2]宋冰,《程序、正义与现代胡:外国法学家在华沿江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2月 第一版
[3]杨克佃,《刑事审判监督程序的理论与实践》,人民法院出版社,1993年2月 第二版
[4]陈瑞华,《刑事诉讼的前言问题》,中国人们大学出版社,2000年3月 第二版
[5]邓思青,《论我国刑事审判监督制度的缺陷》,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4年2月 第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