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艺术论文 > 艺术理论 > 张爱玲作品中的家国观念解读

张爱玲作品中的家国观念解读

时间:2017-03-08 23:2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张爱玲作品中的家国观念解读
  要    家国观念,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不少文学家在作品中对其有过体现,而受到深厚的中华民族文化熏陶的张爱玲,有着更浓郁的家国观念,在其作品中得到了深刻的体现。阎纯德在《二十世纪中国女作家研究》中,说张爱玲是一个走过艰难时代的爱国人士。他虽然没有对张爱玲的爱国进行深刻地论述,却激发了我的好奇,并让我对研究张爱玲的家国思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篇文章就张爱玲的“家国观念”是否和传统意义上的相同以及如何在作品中显现她的家国意识展开了深入地探讨,以增加人们对张爱玲作品的认识和体会。
关键词    家国观念  小说创作  人物形象

 

引言

张爱玲,在文学研究界,最先被文学史家夏志清给予很高的评价,在《中国散文》中,夏志清先生说张爱玲历史意识强烈,对中国文化充满热爱,对我国近代都市生活记录得忠实而又宽厚。由此可见,张爱玲及其作品和我国许多的现代作家一样具有“伤时忧国”情怀。除此之外,解读《张爱玲名作欣赏》中的《中国的日夜》时,黄修己则认为张爱玲有着由衷的爱国情感。在《张爱玲和日本》这篇文章中,池上贞子则发现中国永远永远占据着张海陵的脑海深处,觉得正是由于她的思想,才维护了我们民族的荣誉和节操。在《二十世纪中国女作家研究》中,阎纯德说张爱玲是一个走过艰难时代的爱国人士。这些学者虽然没有进一步地论述张爱玲的爱国,却让我产生了深深的好奇,并让我对研究张爱玲的家国思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本文将对张爱玲的“家国观念”是否和传统意义上的相同以及如何在作品中显现她的家国意识进行探讨。

一、“家国观念”的界定及其演变

家国观念在我国的传统思想中,一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从我国古老的文化思想上讲,由于经济、政治、文化心理的原因,所谓家国观念就是“家国一体”。
儒家的这种家国观念,将彼此独立又彼此关联的两个方面体现出来:一方面,对家庭重视,认为孝悌是国家稳定的基础;另一方面,则认为国家在家庭之上,……对国家的地位进行强调,对皇帝的权威进行捍卫,从而控制和维护家族、家庭利益[1]
然而“家国观念”由于时期相异而出现了演变,在战乱频繁的情况下,表现得更加显著:每个不同阶段,人们有着相异的爱国忠君思想。
因而,立足于文化角度,每个人在表达“家国观念”方面有着明显的不同。特别是近现代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在他们身上,家国观念是一种复杂而矛盾的状态,需要中华民族在民俗文化方面得到认可。

二、张爱玲作品中的家国观念的表现

(一)家与家族经验叙事

在我国,一直以来,国家就有其传统,因而,在不少学者看来,在中国,家是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家”是人们居住的地方,并且,家指民族心理和精神家园。对于家国,人们有不同的解读,而张爱玲因为其女性意识和生活经历,致使她在解读家庭和社会的时候有其独特的方式。可以说,她是借助“家与家族”的角度,对国家和社会现实进行折射。
张爱玲在《爱》这篇小散文中写了一个小故事,尽管只有一个梗概,但也有它的凄美之感。 一开头,张爱玲就写道:“这是真的。”确实是真的,据胡兰成《今生今世》所言,故事的主人公为胡兰成发妻玉凤的庶母,她的经历与《爱》中的女孩几乎一样,张爱玲一直拒绝罗漫谛克,但她与胡兰成的这段热恋,又是她一生中短暂的罗漫谛克时期,几乎是惟一的一次。所以在张爱玲众多的作品中,《爱》这篇小散文显出了别样的风采,如此明亮的诗意,在张爱玲的作品中也几乎是惟一的,寄托了她此时此刻对爱的理解与感慨、遐思,人在热恋时,对爱的理解总与其他时期不同。 春天的夜晚,月白的衫子,熟悉而陌生的邻家男孩,人面桃花,擦肩而过,“就这样就完了”,瞬间成为永恒,永恒的惆怅与忧伤。古诗“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化为散文的意境,古典的诗意与浪漫。从作品中体现了张爱玲渴望美满的心理[2]。假如说鲁迅、曹雪芹、巴金等是借助家的题材,对封建礼教进行反映,那么,张爱玲则是借助艺术,具体描绘家庭、家庭成员的状态和状况,与家国观念表达强烈的作家产生异曲同工之妙。

(二)对住所与故乡的眷恋

张爱玲对国家有着深厚的情感,她在散文《诗与胡说》就曾经提起过,要是自己就对中国恋恋不舍,还没离开这片土地就开始思念了。别的国家也许不错,但是在张爱玲眼里,自己的国家还是别样的可爱,即使是在脏乱和忧郁之中,依然能够发现宝贝,让人开心整个上午,或者一整天,也可能是一辈子。张爱玲最开心的是在我国的太阳下行走,即便充满忧愁,她也感觉到那是中国的土地,总之,就是中国。[3]这体现了张爱玲眷恋家和故乡的思想。
张爱玲在后期的时候将这种对家乡的思念的情绪表现得尤其热烈,她在古稀之年写的散文《草炉饼》,是在读了《八千岁》的基础上创作出来的,在这篇文章中她依然是通过对日常生活的细致描绘来体现自己的思乡之情,如周作人想着“故乡的野菜”,梁实秋惦着“金华的火腿”一样,她怀念着故乡的“草炉饼”。

(三)对传统中国文化的认同

张爱玲对我国文化的喜爱,表现在她创作出的文学作品和喜欢民风民俗上。个人爱好方面,张爱玲喜欢画素描,酷爱音乐。在《谈音乐》一文中,她就我国的古典音乐和西方的流行音乐进行了一番谈论。除了比较中西音乐外,她还将中西音乐自身做了比较。在将我国比较通俗的大鼓书、申曲和弹词进行了对照之后,她明确指出:自己喜欢申曲,因为它“最厚道诚恳”,有着浓郁的人间味。
在人的性情方面,张爱玲对我国的儒家文化持赞同态度,她常常从复杂的伦理关系中去发现人性的善恶。在散文中,张爱玲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人性恶”的方面,让读者感觉到万分恐惧,从而对人性进行了有力地批判,很像鲁迅批判国人的劣根性一样。
张爱玲对从市民平时生活的富有趣味的场景中体现出的中国文明充满着喜爱,因为我国灿烂的文化和历史的行踪是从日常生活中展现并获得新生的。不管什么时候看张爱玲《洋人看京戏及其他》,都会让人情不自禁地走进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饱含着生活特点的场景。这些饱含着城市人民生活场景的镜头是让张爱玲念念不忘的我国市民文化,也体现了我国的城镇文明。因而张爱玲对那些可以展现历史的平民百姓有着浓厚的感情。

三、张爱玲家国观念叙述的影响

(一)对影视音像世界的影响

张爱玲的家国思想集中体现在她作品中所流露出来的古典文学与大众生活的气息,同时还表现出了她本土文化与西洋文化的兼纳。她不仅在中国和外国文学方面修养颇深,而且在绘画和音乐方面也才气横溢。另外,她还注意对好莱坞电影技巧的吸收,并注意结合我国古典小说中的叙事方法。因此,她的散文中西合璧,文字感和视觉感[4]并重。
张爱玲的作品甚至对流行歌曲,特别是港台歌曲产生了深远影响,而其中受益最多的是朱天文、林夕、钟晓阳。流行歌曲《原来你也在这里》,深受歌迷喜爱的歌词便是吸取了张爱玲作品中所体现出的感情和对时代的茫然表现出的情境,而这些正好是张爱玲的家国意识和时代观念拉锯战中所反映出来的矛盾痛苦的心情。
在影视方面的影响力具体表现在张爱玲的《半生缘》和《色·戒》分别被改编成电视剧和电影演出。虽然被改编搬上屏幕展现在大家面前之后,学者、评论家以及观众针对改编后的作品和原创的小说发表了不少议论,说法各不相同,但值得肯定的是她的作品的拓展与影响。在人性和女性情感层面来看,李安是对张爱玲所展现的妇女在性格和情感方面的脆弱以及矛盾的爱国情感地发扬。不过有一点要说的是,张爱玲的小说《色·戒》以干净、含蓄和真挚呈现出来,而电影《色·戒》却夸张地展现了色情。
将电影技巧和传统小说交融在一起,又将我国的伦理道德观念纳入其中,并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的是张爱玲完成的[5]。由此可见,张爱玲在中西文化合璧上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二)对其他作家的影响

张爱玲的家国观念表现在作品中,反映出来的是文化和人性的苍凉,被不少生活在大都市的作家所承袭。首先是胡兰成受其影响,在《民国女子》中,他曾提及。台湾在上个世纪 60 年代就不断出现对她的模仿,模范她细致、雕琢的文字和繁琐生活的描写,其中白先勇和施叔青最为突出。到了70 年代后期的时候,由于胡兰成的帮助,受张爱玲熏陶的朱天文、朱天心等作家也涌现了出来。而80 年代时,肃丽红也被成为学习张爱玲的精英,她的《桂花巷》简直就是《怨女》的翻版。而钟晓阳也很有张爱玲的风骨,《停车暂借问》便是《金锁记》的再现,可见张爱玲是在上个 世纪 70年代在香港产生影响的,在大陆则是 80 年代以来,张爱玲的作品再次呈现,这是张爱玲在 40 年代后又一次在大陆产生的极大影响。《棋王》、《树王》、《孩子王》的作者阿城在文字的精雕细琢和对民风民俗的价值取向上都深受张爱玲的影响。
苏童和叶兆言则在描写城市的繁华、悲凉与家族的哀男怨女时,沿袭了张爱玲的风格。90 年代时,须兰的《闲情》也明显地受《红玫瑰与白玫瑰》的影响。
这些作家在写人世的沧桑时,对传统风俗人情的怀念,对现代社会的洞察,或者沿袭了张爱玲的风格,或者有她的风味。不管他们是对张爱玲有意识或者没有意识的模拟,但是都因为他们的出现唤起了人们对张爱玲的传统文化、中国情结和如今的现代化的决战。

结语

总而言之,张爱玲的作品,雅俗并重,古典与现代共举,个性与多样性同存,这也更好地将她的家国观念体现了出来。她没有创作战争与国家的宏大题材,而是从女性视角入手,以再平常不过的爱情婚姻家庭生活作为切入点,来对中国伦理道德的悖论展开抨击,并表达了自己对战争年代里平民性格的同情,同时也抒发了自己的见解。
 
 


[1]闫春新:“两晋之际儒家‘家国’观念的演变”,见《东岳论丛》,2004 年 3 月第 25 卷,第 2 期第21-23页
[2] 参看周芬伶著:《艳异 张爱玲与中国文学》第八卷,中国华侨出版社 2003 年 5 月出版,105.
[3] 张爱玲:散文《中国的日夜》,王光东主编《解读张爱玲经典》,花山文艺出版社 2004 年 1 月第 1 版,147
[4] 李欧梵:《不了情——张爱玲和电影》。子通,亦清主编:《张爱玲评说六十年》,中国华侨出版社,2001年 8 月第 1 版。
[5] 参见李欧梵:“不了情——张爱玲和电影”,子通,亦清主编:《张爱玲评说六十年》,中国华侨出版社,2001 年 8 月第 1 版。
相关资讯